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案例故事
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的权利救济
—张某诉李某离婚后财产纠纷、健康权纠纷、抚育费纠纷
  发布时间:2018-08-07 09:15:45 打印 字号: | |
  【案情介绍】

张某、李某于2005年相恋并开始共同生活。2007年2月25日,张某、李某举办民俗婚礼,同年4月15日生育一女,名张小某。2010年1月14日,双方登记结婚。2012年12月20日,双方协议离婚,约定夫妻共同财产公寓式住房一套及旅游车一辆归李某所有,购房贷款243000元及其余债务101000元由李某偿还,房屋产权25%赠与张小某; 张小某由李某抚养,张某按月支付抚养费700元。离婚后,张某未支付抚养费。

2014年4月23日,张某与张小某进行了亲子关系鉴定,经鉴定二人非亲生父女关系。张某认为李某隐瞒张小某非其亲生女儿的事实,请求法院确认离婚财产分割协议无效并重新分割财产,由李某返还离婚前张某支付的5年抚养费6万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李某予以否认,认为其怀孕时张某就知道孩子不是他亲生的。

【审理过程】

(一)一审诉辨主张

原告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2005年开始同居,2007年4月15日生育女儿张小某,2010年1月14日登记结婚。婚后双方共同购买了公寓式住房一套,房产登记各占50%产权。双方还购买一辆旅游车共同营运。因买房购车欠下夫妻共同债务。2012年12月19日,双方因感情破裂无法共同生活,签订了离婚协议。原告考虑离婚给女儿的伤害和女儿以后的生活,放弃了房产及营运车辆的所有权,仅要求被告变更房产登记时给予女儿25%份额。离婚后,原告经旁人提醒后,与张小某进行了亲子鉴定,方知张小某非自己亲生女儿。原告认为被告多年来隐瞒张小某非原告之女的事实,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害,同时导致原告在协议离婚时对夫妻共同财产作出了错误意思表示,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请求法院依法确认离婚协议所涉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条款无效,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同时由被告返还离婚前原告为抚养张小某支付的5年抚养费6万元,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被告辩称:原告所诉事实不存在。被告怀孕时已告知原告孩子不是他的,但原告表示自愿与被告结婚。双方因感情破裂签订离婚协议时,原告系自愿放弃财产。现离婚协议已生效,原告以被告存在欺诈事实为由确认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条款无效无法律依据。

(二)一审事实和证据

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05年相恋并开始有性生活,期间被告与其前男友仍有性关系。2007年2月25日,原、被告举办民俗婚礼,同年4月15日生育一女,名张小某。2010年1月14日,双方登记结婚。2012年12月20日,双方协议离婚,约定夫妻共同财产公寓式住房一套及旅游车一辆归被告所有,购房贷款243000元及其余债务101000元由被告偿还,房屋产权25%赠与张小某; 张小某由被告抚养,原告按月支付抚养费700元。离婚后,原告未支付抚养费。

2014年4月23日,原告与张小某进行了亲子关系鉴定,经鉴定二人非亲生父女关系。原告认为被告对其隐瞒张小某非原告亲生女儿属欺诈行为,请求法院确认离婚财产分割协议无效并重新分割财产,由被告返还离婚前原告支付的5年抚养费6万元,并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被告予以否认,认为其怀孕时原告就知道孩子不是他亲生的。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离婚协议书

(2)离婚证

(3)户口薄

(4)房屋所有权登记审批表

(5)贷款查询信息

(6)司法鉴定意见书

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关于确认离婚财产分割协议无效并重新分割财产的请求,因协议离婚时间已超过一年,不应支持。其余诉讼请求,均应以李某隐瞒张小某非张某亲生女儿的事实为依据,而对此事实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各自主张。况且本案张小某系双方婚前所生,此时双方间无相互忠诚的夫妻法定义务。故张某关于返还所支付抚养费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不能成立。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原告)诉称:一、原判认定“原、被告于2005年确立恋爱关系并开始有性生活,期间被告与其前男友仍有性关系”不符合事实。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自2005年相恋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期间被上诉人怀孕、生女,上诉人一直认定孩子是双方亲生的,后因考虑孩子户口方才登记结婚。对被上诉人是否与他人有来往,上诉人并不知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之规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婚姻关系的效力应从2005年双方同居时起算,至迟也应当从2007年2月25日双方举办婚礼时起算,孩子出生时间也应认定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何况亲子鉴定结果已足以证实被上诉人的欺诈行为。二、签订离婚协议时,上诉人是在相信张小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的情况下才将自己拥有的房产份额中的25%的份额赠予张小某,而原审却在认定上诉人与张小某没有血缘关系这一事实的同时,却没有撤销《离婚协议书》中有关子女抚养、财产分割条款,给上诉人强加了抚养义务,剥夺了上诉人的财产权。请求撤销原判,查明事实后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在一审中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没有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裁判结果及理由】

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关于确认离婚财产分割协议无效并重新分割财产的请求,因协议离婚时间已超过一年,不应支持。其余诉讼请求,均应以李某隐瞒张小某非张某亲生女儿的事实为依据,而对此事实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各自主张。况且本案张小某系双方婚前所生,此时双方间无相互忠诚的夫妻法定义务。故张某关于返还所支付抚养费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不能成立。

古城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之规定,判决:

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

张某不服提起上诉。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夫妻间应相互忠实。本案张某与李某自2005年相恋并开始共同,对于2007年4月15日出生的张小某,张某有理由相信是自己的亲生女,乃至签订离婚协议时双方对子女抚养、财产分割问题的处理均基于张小某系亲生女这一重要事实而作出,并就张某的探视权行使作了约定。由此可见,张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签订离婚协议时,对于张小某不是其亲生女的事实是不知情的,直至亲子鉴定之后方知真相。李某关于其怀孕时张某便知孩子非他亲生的主张,无证据证实,不应采信。故此,李某向张某隐瞒张小某并非他亲生女儿的事实成立,离婚协议中张某对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所作的意思表示是在受到欺诈的情形下作出的,应属无效。张某对张小某不负有法律上的抚养义务。但其请求李某返还离婚前5年抚养费6万元的主张,因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并未对各自财产进行约定,抚养张小某的费用应认定为双方对共同财产的处分,张某并无证据证明其为抚养张小某支付了6万元的事实,故不能成立。对其重新分割财产的请求,因离婚协议中双方就财产分割问题同时进行了债务负担分配,本案中不便处理,可另行起诉。关于请求李某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因李某存在隐瞒张小某非张某亲生的事实,给张某的精神和生活造成了损害,依法应予以支持。至于赔偿数额,本院酌情认定为10000元。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

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

一、撤销古城区人民法院(2014)丽古民一初字第159号民事判决;

二、张某与李某2012年12月19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有关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的条款无效;

三、李某在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张某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0000元。

【分歧意见】

李某是否向张某隐瞒张小某并非他亲生女儿的事实?离婚协议所涉子女抚养、财产分割条款是否有效?张某关于返还所支付抚养费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是否成立?

【法官点评】

法律对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继子女、养子女关系都有相关规定,但就非亲子关系,却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作为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的无过错方,如何进行权利救济,本文拟结合案情,对相关问题作一分析。

1.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无过错方的权利

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主要是指夫妻一方(一般是男方)认为另一方生育的孩子为双方的亲生子女并尽抚养义务,但离婚后才发现,孩子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作为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人子女当成自己亲生子女抚养的无过错方,可以起诉确认非亲子关系,以明确对该非亲生子女没有法定抚养义务,并请求返还之前所承担的抚养费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如果离婚时无过错方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过程中存在为非亲生子女利益作出让步甚至放弃的事实,还可以请求对之前财产分配重新进行考量。

本案被告在与原告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期间,与案外人生育一女,之后双方登记结婚,直至协议离婚,被告始终对原告隐瞒该事实真相,违背了夫妻互相忠实的义务,侵害了原告作为配偶所享有的人身权益,使原告误以为李筱系自己的亲生女儿,并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达成了离婚协议关于子女抚养、财产分割的约定,给原告造成了精神损害和经济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相关规定及案件事实,原告请求确认离婚协议所涉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条款无效,同时由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主张,依法应予以支持。

2.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无过错方的权利行使期限

无过错方在离婚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过程中存在为非亲生子女利益作出让步甚至放弃的事实,有权要求对之前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进行重新分配,但权利行使须在期限内。对此,应区分“诉讼离婚后”与“协议离婚后”两种情形:诉讼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的,对法院生效法律文书(判决书、调解书、裁定书)中业已处理的财产,不得提起再次分割的诉讼,只能在判决书、调解书或裁定书生效后两年内申请再审;协议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的,须在协议离婚后一年内行使撤销权。

在此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司法实践中,无过错方对非亲子关系事实的知情时间是不确定的,往往知情时已超诉讼时效,如此对无过错方显失公平。笔者认为,法律应针对非亲子关系明确相关权利和责任,规定无过错方的权利行使期限“从其知道或应当知道存在非亲子关系事实时起算”,以维护无过错方的合法财产权益。

本案原、被告双方于2012年12月20日协议离婚,2014年4月23日原告方知张小某非亲生,原告起诉时已超诉讼时效,但二审法院在严格适用法律的同时,充分考虑了当前处于法律空白地带的非亲子关系事实引发的利益平衡,确认双方离婚协议所涉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协议条款无效。虽本案原告重新分割财产的请求,因离婚协议中双方就财产分割问题同时进行了债务负担分配,本案中不便处理,原告须另行主张权利。但不难看出,本案二审处理结果有效维护了无过错方的合法权益,彰显了司法的公平正义。

3.离婚后发现孩子非亲生,无过错方的举证义务

无过错方对其请求返还所支付非亲子抚养费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应提交相关证据予以佐证。

本案原告请求返还离婚前5年抚养费6万元的主张,因双方共同生活期间并未对各自财产进行约定,抚养张小某的费用应认定为双方对共同财产的处分,且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其为抚养张小某支付了6万元的事实,故不能成立。原告对其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的主张,也未能提交有效证据佐证,二审法院酌情认定为10000元。
责任编辑:彭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