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余柏辰:我拍得的债权该不该实现
作者:《人民法院报》记者 侯晓玲  发布时间:2007-04-30 16:40:54 打印 字号: | |
   余柏辰:我拍得的债权该不该实现

      《人民法院报》记者 侯晓玲 

  2003年12月10日,云南商品拍卖中心有限公司在昆明举办了一场拍卖会。此次拍卖会的标的物是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昆明办事处持有的原丽江市华坪水泥厂的债权,最后,余柏辰出价150万元,拍得了总共约1500万元的债权。

  但余柏辰拍得的债权在此后的三年多时间里并未得到实现。相反,余和改制后的华坪水泥厂——华坪高源建材有限公司之间的“战争”一直没停过。双方分别提起了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

  这场纠纷的源头,要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

      一场拍卖 引来无休争执

  华坪水泥厂原是云南省丽江市华坪县的一家国有水泥生产企业。上世纪九十年代,华坪水泥厂分数次向中国农业银行华坪县支行申请贷款。贷款到期后,水泥厂因经营困难无力偿还。

  2000年2月1日,根据国家金融政策的调整(国办发[1999]66号《关于组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的意见》),华坪水泥厂拖欠中国农业银行华坪县支行的贷款本息(合计15312500元)合法转移给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昆明办事处。根据国办发[1999]66号文,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对相应银行的不良资产进行债务追偿,资产置换、转让与销售,债务重组,企业重组等。

  2003年10月15日,私有企业——华坪县红花煤矿向华坪县深化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提出对华坪水泥厂实施改制的方案申请。两天后,华坪县深化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批复同意红花煤矿对华坪水泥厂的改制方案。其中明确表示,“改革后的华坪水泥厂属民营企业,原华坪水泥厂的一切资产及债权债务由改制后的新企业承接”。

  三天后,即2003年10月18日,华坪县高源建材有限公司成立,原华坪水泥厂的一切资产及债权债务由该公司承接。

  2003年11月4日,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昆明办事处就拍卖转移原华坪水泥厂债权一事征得其总公司批复同意,并确认拍卖底价为120万元。

  余柏辰在一个多月以后的12月10日以150万元竞价成功,拍得了原华坪水泥厂的债权。但他实现债权的过程并不顺利。

  2004年4月30日,高源建材公司向昆明中院提起诉讼,将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拍卖公司、余柏辰分别列为第一、第二、第三被告,要求确认拍卖行为无效以及撤销以拍卖方式转让原华坪水泥厂债权的行为。2005年10月12日,昆明中院判决驳回了高源建材公司的诉讼请求。高源建材公司提起上诉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云南高院于2006年2月21日裁定“按撤诉处理”。

  之后,余柏辰因竞拍得到的债权无法实现,不得不通过诉讼程序向高源建材公司主张债权。

  由于15312500元债权的具体构成不同(分不同的借款时间和金额),余柏辰分别向华坪县法院和丽江市中院提出诉讼(分五起案件)。其中两起案件在华坪县法院一审,且判决已生效(法院判决支持余柏辰主张);另有三起案件在丽江中院一审。

  经审理,丽江中院支持了余柏辰的诉讼主张,判决高源建材公司应支付欠款本息。高源建材公司不服,于2006年7月8日提起上诉。此案目前还处于二审阶段。

  余柏辰与高源建材公司之间的交锋主要围绕以下两个问题展开:拍卖程序是否合法有效?拍卖是否造成了国有资产的流失?

      拍卖程序是否合法有效

  2003年12月3日,云南商品拍卖中心有限公司在《云南日报》刊登拍卖公告,公开拍卖由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持有的原华坪水泥厂的债权。根据拍卖公司制定的《竞买须知》和《拍卖规则》之规定:竞买者须先交纳30万元人民币的保证金;买受方经拍卖公司确认成交后,应当场与拍卖公司签署成交确认书;成交当日应交纳30%的款项及5%的佣金;全部款项应当在拍卖会结束5日内(2003年12月16日17时前)全部结清;全部款项结清后由拍卖公司移交相关手续。

  高源建材公司主张拍卖程序不合法的一个关键点,便是《拍卖规则》中规定的上述细节问题。在调取了拍卖公司的银行账户记录后,高源建材公司称,2003年12月9日,拍卖公司的账户下没有30万元保证金送存记录;12月10日,该账户没有30%(45万元)成交款及7.5万元佣金记录;12月16日17时前,该账户下没有任何成交款和佣金的记录;而且,在拍卖公司出具给余柏辰的全部竞价款及佣金收据上,所署日期也是12月17日,显然已超过了原定时效,有造假之嫌。

  余柏辰对此的陈述则是:2003年12月9日,他带着30万元现金赶到拍卖公司,交纳了保证金,并没有打入拍卖公司账户。因拍卖公司账户设在交通银行,而他本人的存款在农业银行,成交以后,为了转账方便起见,12月16日下午4时许,应拍卖公司要求,其在拍卖公司工作人员陪同下赶到农业银行,从其银行卡中一次性取出127.5万元转入该工作人员持有的农业银行存折中。至此,加上先前支付的30万元保证金,其支付了全部150万元竞价款及7.5万元佣金,共计157.5万元。12月17日,拍卖公司向其出具收到150万元竞价款及7.5万元佣金的收据。同日,其与资产管理公司签署了债权转移确认书,债权转移手续履行完毕。至于为什么没有在拍卖当日交纳45万元成交款和7.5万元佣金,余解释:“当天拍卖公司对我说,让我在12月16日一并交清就行了,不要分几次交,怪麻烦的。”

  此后的2004年3月5日,资产管理公司在《云南日报》刊登公告,告知高源建材公司债权转移之事实。

  针对高源建材公司提出的结款时间和打款方式问题,余柏辰认为,其于12月16日下午将款打到拍卖公司人员的银行账户中,是经拍卖公司允许的,否则也不可能让该工作人员陪同办理;而且拍卖公司向其出具收据并加盖了公司财务专用章,就意味着拍卖公司已经实际认可了他采取其他方式交纳拍卖款的行为有效。我国法律规定,只有在违反了法律或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某一民事行为或某一合同才能归于无效。也就是说,只要拍卖法没有规定拍卖公司临时改变款项收取方式属拍卖无效,拍卖公司实际以其他方式向他收取全部竞价款和佣金就完全是合情合法的。

  对于拍卖程序的有效性问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向《法周刊》表示,只要是由拍卖公司组织的公开竞拍,就应当被认定为有效。

        拍卖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

  高源建材公司由拍卖程序无效的主张推定出的第二点结论是:这场拍卖是余柏辰、资产管理公司、拍卖公司三方勾结,制造假收据,骗取巨额国有资产债权的行为。

  在高源建材公司提起诉讼的过程中,该公司称,根据拍卖公司的银行账号记录和拍卖公司向余柏辰出具收据的时间,“案件真相大白,可以断定是一场三方勾结,共同造假,侵吞国有资产的行为”。但至于具体的证据,该公司却并没有提供。

  余柏辰认为,在拍卖过程中,根本不存在任何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一方面,在拍卖程序启动之前,华坪水泥厂早已由国有企业改制为私有企业,因而谈不上是什么国有资产;另一方面,从委托此次拍卖的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昆明办事处来说,一直是坚持总公司领导,严格按照国务院、财政部关于不良资产处置的程序办理的,尤其是120万元拍卖底价,是经过总公司书面批复确认的,故没有发生任何所谓的串通一气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高源建材公司只是想借维护国有资产之名,行逃避债务之实。

  在一审判决中,丽江中院指出,原债务人华坪水泥厂已于2003年11月18日注销,其权利义务皆由高源建材有限公司承受,故该公司在本案中应承担偿还借款本息的责任。

  针对拍卖是否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乔新生的看法是:既然国家政策规定了原国有企业的债务可由资产管理公司“打包”处理,那么只要“打包”的程序没有问题,也就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之说。

  余柏辰对《法周刊》表示,他竞拍取得的债权之所以迟迟得不到兑现,就是因为被高源建材公司扣上了“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帽子。如果这个案子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嫌疑,那么,如今在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进行的类似性质的拍卖是不是也都应该叫停呢?

        文章来源:《人民法院报》2007年4月13日
责任编辑:《人民法院报》记者 侯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