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滚动新闻
《人民法院报》通讯《长江作证》
作者:《人民法院报》记者 张景义 赵俊梅 茶 莹  发布时间:2006-11-21 16:21:24 打印 字号: | |
  在“万里长江第一湾”所在地,有一个法庭,调解结案率高达90%。法庭司法为民的故事在当地广为传诵——

            长江作证(上)

  《人民法院报》记者 张景义 赵俊梅 茶 莹 

  汽车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奔驰,将我们带到了“万里长江第一湾”所在地——云南省丽江市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石鼓镇。

  石鼓镇不大,仅有8万多人口,以纳西族居多,他们与汉、藏、白、苗、彝、普米等多种民族形成小聚居、大杂居的共处模式;石鼓镇很大,辖区有2500多平方公里,但以山区和半山区为主。陪同我们的当地同志告诉我们,万里长江自青藏高原南下,到石鼓被海罗山崖阻挡,突然转向东北,转出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湾。

  石鼓的名气还不仅在此。如果说长征是中国革命历史的一次大转折,那么石鼓就是长征重要的见证地之一。1936年4月25日,由贺龙、任弼时、萧克、王震等率领的红二、六军团在石鼓镇抢渡金沙江,经过4天3夜,仅以7只木船、几十只木筏、28个船工,神速渡过约1.8万人,将追敌远远甩在江对岸。

  如今,斯人已去,只有一座渡江纪念碑静静地矗立在苍松翠柏之中,仿佛还在诉说着那金戈铁马的如歌岁月。然而,伟大的长征精神,却在这片土地上代代相传。石鼓镇中心人民法庭,就承载着、弘扬着这一精神。

  和丽杰,石鼓法庭庭长,也是庭里唯一的一名审判员。记者面前的他,高高的身材,黝黑的面庞,憨憨的笑容。如果不是他身上的那套法官制服,你不会认为他跟石鼓山寨中的普通村民有什么区别。

  “在人民法庭工作是不是很辛苦?”记者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辛苦!这就是证据。”和丽杰边用爽朗的笑声回答,边露出了自己跟面庞一样黝黑的胳膊。

  由于当事人几乎都居住在大山深处,和丽杰和其他两名书记员很少能在法庭内坐堂问案。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奔波,日晒雨淋对他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

  今年9月初,法庭审理一个离婚案件。当事人住在山里,丈夫是刚出狱的刑满释放人员,妻子在丈夫服刑期间,因为无法忍受生活的困苦,带着两个孩子跟另外一个男人同居。如今,妻子起诉要跟丈夫离婚。

  早上8时,和丽杰与书记员出发了。走了4个多小时山路后,赶到了当事人家中。然而,当事人双方都不在家,和丽杰只好委托他们的家属帮着找人。直到下午5时,当事人双方才回到家中,看到法官一直在等他们,他们既惭愧又感动。

  和丽杰马上组织开庭。经过调解,双方都同意离婚。但丈夫在孩子的抚养问题上向法官提了一个条件,他说:“我知道她这几年不容易,虽然家里很穷,但这几年她没有抛下我的两个儿子和我的老父亲,我谢谢她。但我刚出来,现在还没有任何能力抚养孩子,我想让她代我抚养一段时间,一旦我将来有了能力,我再把孩子接回来。”经过做工作,妻子答应了丈夫的请求。

  审案完毕,已是日薄西山,和丽杰和书记员马不停蹄往法庭赶。回到庭里,已是晚上11时,此时咕咕叫的肚子才让他们知道已经一天没有吃饭。

  “确实是累,但看到当事人满意的样子,我还是认为值得。”和丽杰说。

  “为什么不通知当事人到庭里来呢?”记者问。

  “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事人大部分都是农民,几乎都很贫穷,家里没有电话,无法直接联系;二是即使通过村公所联系上当事人,但让当事人到法庭来,会大大增加他们的诉讼负担。”和丽杰解释说。

  这几年共为当事人省了多少打官司的成本,到底自掏腰包帮助过多少当事人,和丽杰说不清楚,两名书记员也说不清楚。他们认为这样的事普通到不值得去统计。

  “但到当事人所在地办案,对法官是有好处的。因为,到当事人家中,可以帮助法官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不会就案办案。比如刚才那起离婚案,我们看到当事人家里所有家当加在一起还不到1000块钱,因此我们支持了男方的要求。如果在法庭开庭,我就可能被主观所左右,就很难从实际出发解决这个问题。”和丽杰这样认为。

  石鼓法庭爱民、亲民、近民,对当地百姓来说不算新闻。很多老百姓都认识和丽杰和书记员。和丽杰出去办案,途中遇到老弱病残的老百姓,顺路的总会搭上他们一程;由于当地少数民族众多,和丽杰和书记员在跟他们唠家常的过程中,细心了解他们的风俗习惯,学习他们的语言,拉近跟他们的距离。“老百姓对我们也很好。我们走村串寨,老百姓招呼我们吃饭就像招呼家里人一样,让你感觉非常温暖。”和丽杰感慨地说。

  与老百姓的鱼水之情,直接促进了工作上的方便。乡里乡亲、邻里之间发生了纠纷,只要和丽杰出面,总会让争执消弭于无形,调解结案率高达90%。和丽杰认为这是百姓对法官的一种信任、一种认同。书记员和积武告诉记者:“我来法庭第一天,和庭长就告诉我,法庭工作很艰苦,但如果跟老百姓的关系处好了,即使条件再艰苦,你也会感到很舒服。我现在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长江作证(下)

   尽管条件艰苦,但在石鼓镇中心人民法庭,和丽杰和他的同事们仍然用坚强和乐观支撑着司法为民的信念。

  曾在石鼓法庭工作过、如今被借调到县法制办的李振元对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4年7月,他跟和丽杰到鲁甸乡太平村办一件离婚案,该村位于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上,办案完毕往回走时,他们遇到了一场暴雨。司机开着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前行,山坡上不时有石头滚下来,让人胆战心惊。就在车子刚从山上驶下来时,只听后面“轰”的一声巨响,山体滑坡了,泥石流咆哮而至。司机拼命将车开到了安全地带。看到后面的状况,全车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经历了那惊魂一瞬,我感到生命实际就是那么几秒钟,如果再晚几秒钟,我们3个人就葬身在这泥石流中了。”讲述到此,记者看见李振元的眼里透着一丝淡定。

  李振元又给记者讲述了另外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2005年8月11日夜,因为连日暴雨,长江水漫过堤,直扑石鼓镇,位于山脚下的石鼓法庭瞬间被淹。在万分紧急情况下,庭长和丽杰首先想到的是存放在楼上的案卷。不顾已经漫至脖子的江水,他带着两个书记员连夜将所有的卷宗都完好地抢救出来,第二天将卷宗安全转移到县法院。

  在水漫法庭的日子里,和丽杰与书记员一直待在法庭里,他们用废旧的汽车轮胎做一个“橡皮船”,每天只靠方便面填充肚子。晚上睡觉时,他们经常听到附近的房屋轰然倒塌的声音,因为担心法庭的屋子也会坍塌,和丽杰无法安然入睡。就这样一直支撑了十几天,直到洪水退去。法庭保住了,而法庭里的所有人却病倒了。

  “这么危险,为什么不撤退?”记者问。

  “法庭是一个窗口啊,如果我们将这么大的一个法庭弃之不顾,那老百姓会怎么看我们?”和丽杰这样回答。

  “生死考验我们都经历了,还怕吃不了这十几天的苦吗?”李振元笑着对记者说。

  “这么苦,有没有想过离开法庭?”记者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说实话,想过。周围的人有当律师的,既有钱也有名,我也羡慕过。有人也问过我,在这里到底图个啥?我没有说。但我想,既然是法官,就不能图名也不能图利。所以,我想还是图个责任吧。你不知道,当我们下乡办案时,看到老百姓的贫困,眼泪有时都能掉下来。老百姓这么苦,我们的辛苦算什么呢?我们只能用心、负责任地办好每一个案件,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份工作,对得起这里的百姓。我现在很好,这里的人对我很尊敬,法庭办理的案件没有一件上诉或发回重审,这是最大的成就感,我知足。”和丽杰这样回答。

  “我本来就是石鼓人,我热爱这片土地。虽然我现在离开了,但说实话,还是想回来,跟这里的老百姓在一起,你不会浮躁,你会感觉很踏实。对法律的信仰和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促使我们必须真心对待每一名当事人,他们太需要我们这样付出。”李振元这样回答。

  长江无语,却能作证:在这绵绵无尽的崇山峻岭中,在这片红军踏过的热土上,有这样爱民、为民的法庭,有这样没有豪言壮语、只会默默奉献的法官。
责任编辑:《人民法院报》记者 张景义 赵俊梅 茶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