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关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思考
作者:官晋东  发布时间:2006-03-29 15:27:34 打印 字号: | |
在全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这一大背景下,处在维护社会和谐与稳定特殊区位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如何做好法律服务和司法保障工作已经成为当前一项十分紧迫而重要的任务。 一、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实现社会和谐,建设美好社会,始终是人类孜孜以求的一个社会理想,也是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懈追求的一个社会理想。”②然而和谐社会绝不会自发产生和自然实现,它离不开法治的推动和保障。诚信友爱、充满活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种和谐社会的理想氛围必需建立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和安定有序的基础之上。法治追求的价值目标正是社会和谐,只有实现了法治的社会才称得上是和谐的社会。构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也就是不断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使之达到公平正义、安定有序的过程。我国目前正处于人均GDP从1000美元上升到3000美元的“黄金发展”期,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发展历程表明,这也是一个社会经济结构发生急剧变化、社会矛盾不断增多,社会稳定问题开始突出的“矛盾凸现”期。“在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矛盾和问题可能更复杂、更突出。”③面对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人民法院身处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肩负着定纷止争、社会调控和司法保障的重任。同时,人民法院还起着社会矛盾“减压阀”的作用。矛盾纠纷发生后,当事人可以通过诉讼充分表达自己的诉愿,并经过举证、质证、辩论、裁判等一系列公正的程序处理,使诉讼双方的矛盾在法律的指引和程序的控制下得以化解,对抗得到减弱。即使最终实体权利无法完全实现,当事人心中的不满、怨恨、激愤也将会在法院这个特殊的地方得到一定程度的宣泄,从而减弱对对方当事人乃至整个社会的敌意和对立,思维也会渐趋理性化,而不至于采取危害社会的过激行为。诉讼的过程正是这样一个在法定的程序空间内调节、疏导利益冲突,逐渐消除矛盾、实现社会和谐的过程。人民群众则通过法院审理的每一起案件,从司法的公正中来感受社会的公平正义、民主法治和安定有序。在某种意义上,法院工作的好坏应当成为评判社会和谐与否的主要标准之一。如果法院审判工作做不好,人们就会失去对法治的遵从和信赖,转而去采取非法的手段解决纠纷,这样,司法保障就无从谈起,和谐社会将永难实现。 我国55个少数民族绝大多数聚居在西部和边疆地区。这些地区在维护社会稳定、保卫国家安全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任务艰巨而繁重。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直接关系到全国的稳定和发展,没有边疆的和谐也就没有整个社会的和谐。人民法院参与构建和谐社会,关键在基层和边疆。尤其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在保持我国多民族的长期统一、社会政治稳定、民族团结和边疆和谐稳定方面,担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急需营造一个长期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而这离不开边疆民族地区法院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二、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几点思考 近年来,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积极探索新形势下法院建设的新路子,大力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践行司法为民宗旨,努力化解各种社会矛盾,为维护边疆稳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但是,受经济发展水平等客观因素的制约,这些地区法院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确实还存在诸多困难,如物质装备落后、人才资源匮乏、经费保障不足等等。然而,我们不能一味坐等外界环境的改善,而是要从立足解决自身问题入手,通过不断增强司法能力、提高司法水平来实现为边疆社会和谐与稳定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目的。 ㈠树立现代司法理念,奠定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思想基础 司法理念是司法能力的思想要素,是支配法官司法活动中的思维和行动的精神指导。法官是否具有现代司法理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司法能力的高低。人民法院要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作用,关键之一在于能否树立与之相适应的司法理念。2001年1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在全国法院教育培训改革和发展战略研讨会上指出,“人民法院和法官要树立‘中立、平等、透明、公正、高效、独立、文明’的现代司法理念”。笔者认为,随着执政为民和构建和谐社会目标的提出,现代司法理念也应与时俱进,不断充实和完善。除了中立、平等、透明、公正、高效、独立、文明这些司法活动的基本要求外。应将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和司法保障作为现代司法理念的核心和最高标准,用其指引和检验法院工作。由于经济、文化落后,信息闭塞,边疆民族地区传统观念不易磨灭,有些法官的执法观念、审判意识往往还停留在传统司法理念上,急需从“就案办案、孤立办案”;“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等局限中解放出来,树立与构建和谐社会相适应的现代司法理念和思维方式。在司法实践中,自觉将审判活动放到构建和谐社会大局中来考虑,及时调整办案的指导思想和工作思路,用现代司法理念去分析问题和审理案件,准确把握法律精髓,妥善协调好各方利益,兼顾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最终作出社会公众能够普遍接受和认可的最接近正义的裁决,真正使审判工作服从服务于和谐社会这个主题,融入构建和谐社会大局当中,增强司法服务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一方面,运用法律手段依法严惩破坏和谐、阻碍和谐的违法犯罪活动;另一方面,运用审判调节、化解功能,妥善调处纷争,化解社会矛盾,及时消除不和谐因素,从而实现保障社会和谐发展的目的。 ㈡抓队伍、强素质,提供坚强的组织保障和人才支持 建设一支政治坚定、业务精通、作风优良、司法公正的法官队伍,是人民法院为构建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关键。首先,必须不断加强队伍的政治素质,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要通过各种学习教育活动,努力提高法官队伍把握司法政治方向的能力和水平,确保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从思想上解决好“为谁掌权、为谁司法、为谁服务”这一根本问题,始终把维护和实现人民利益,构建和谐社会放在第一位,使审判工作的各个环节都真正体现为构建和谐社会服务。特别是在审理少数民族地区敏感性、群体性案件时,要保持高度的政治敏锐性,运用恰当的法律措施,妥善处置和预防哪些有可能影响社会和谐的迹象和苗头。其次,要强化业务素质,提高法官公正司法的能力和水平。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能否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良好作用,取决于是否具有与之相适应的司法能力和司法水平。由于受经济、文化等客观因素的制约,边疆民族地区法官受教育程度低,整体素质不高。为此,急需不断加大教育培训力度,积极争取培训经费,鼓励法官参加更高层次的学历教育和各项培训,努力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不断推进“学习型”法院建设,提升法官的文化素养。同时,要加强审判技能训练,通过开展“示范庭”、“观摩庭”、“法律文书竞赛”、“论文竞赛”等多种形式的岗位练兵活动,增强法官驾驭庭审、正确适用法律和制作法律文书的能力,切实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第三,要强化职业道德素质,提升法官形象。法官职业道德素质高低所影响的,决不仅仅是几个案件,而往往是整个社会的公正。为此,要认真贯彻执行《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和《法官行为规范(试行)》,不断完善纪检、监察制度,规范法官职业行为,约束业外活动,提升法官队伍的职业道德素养,使法官在审判活动中自觉用高尚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来约束自己,做到公正、高效、文明、廉洁执法,树立人民法院良好的执法形象。 法院队伍建设中,班子建设又是重中之重。一个班子的领导、组织、决策能力如何,直接关系到法院整体队伍的素质。因此,要按照“政治坚定、求真务实、开拓创新、勤政廉洁、团结协作”的要求,切实加强边疆民族地区法院领导班子的思想政治建设,抓好理论武装,牢固树立司法为民的执政观、科学的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努力提高班子的司法决策和司法管理水平,从而带领全体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员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开创法院工作的新局面。 ㈢增强调处矛盾纠纷能力,最大限度化解社会矛盾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和为贵”的传统,老百姓一般不愿为纠纷对簿公堂,万不得以寻求法律解决,其目的也是为了化解彼此间的矛盾,实现和谐相处。当前,除刑事案件外,诉讼到法院的大多纠纷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解决这些矛盾的最佳方式就是诉讼中的调解。相对于判决而言,调解更能被当事人所接受。调解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促使诉讼双方互谅互让,逐渐消除隔阂,达到相互理解的过程。调解还可以减少程序的对抗性,减轻诉累、降低诉讼成本、便于执行,而且易于从根本上化解冲突,使双方在诉讼结束后能够和谐相处,不致于反目反仇。可以说,调解在构建和谐社会中起着法律推进器的作用。 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群众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厌诉”心理更为突出,发生纠纷后,不少人习惯于用宗族势力、村规民约或民族传统习俗来解决。有的少数民族,即使官司打到法院,案件当事人也很难自己作主,而是要受到各自宗族势力的干预和影响。如云南宁蒗彝族自治县,宗族、家族观念还深深影响着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的生产、生活,甚至一对夫妻的离合,一个矛盾的解决都要受家族的意志、荣誉和利益所左右。在婚姻的缔结上,很多人还沿袭着“同族内婚”、“等级内婚”、“姑表亲”、“订娃娃亲”等习俗,而且很少履行结婚登记手续。一旦发生婚姻纠纷,经常会出现双方家族组织人数众多的各自成员,在法庭外形成两大阵营,针锋相对,互相威胁,试图为家族争取更多的利益。这时候,法院的调解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调解时法制宣传和思想疏导工作做得不到位,或者只考虑法律而不顾社会效果的一判了之,矛盾纠纷不仅得不到解决,还容易使个体间的矛盾上升为家族间的群体矛盾,甚至引发刑事案件。最典型的如2005年宁蒗县一对彝族干部夫妇离婚案,看似简单的一起婚姻纠纷,由于受各自家族的影响,双方矛盾越演越烈,一审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后,女方以不同意离婚或要求高额赔偿才同意离婚(实际上也是本家族的意志)为由提出上诉,并经常到中院提出各种要求,无理取闹,该案承办法官几经耐心细致的宣讲法律,做双方思想工作,最终女方同意撤回上诉,服从一审判决,防止了两个家族之间的矛盾激化。因此,如何提高调解能力,有效化解少数民族间的人民内部矛盾,成为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官司法能力的重中之重,需要不断地学习、探索和总结经验,特别要在对少数民族民风民俗的感知、了解以及如何使法律与当地民俗、村规民约的更好结合上下功夫,准确把握民族地区人民内部矛盾的特点,努力增强调处纠纷的本领。对民事案件,要按照“能调则调、当判则判、调判结合、案结事了”的要求,尽可能多地用调解的方法化解矛盾纠纷,从源头上消除不和谐因素。调解中,要坚持自愿与合法原则,注重民族团结、消除隐患,在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上,结合当事人心理特点,耐心细致地宣讲国家政策和法律,增强他们的法律意识,消除双方的对立情绪。调解要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进行,如庭前调解与庭审调解相结合;面对面调解与背对背调解相结合;法官调解与邀请德高望重的案外人参与调解相结合等,调解过程中尤其要注意将法律与少数民族的民俗、村规民约相结合,在法律允许的的范围内,尽量承认和尊重这些民俗,并充分利用其中的积极因素,以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 由于诉讼成本过高,仅仅依靠人民法院解决社会矛盾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积极探索和推动诉讼外解决纠纷的方式,健全社会矛盾纠纷的多元处理机制,尤其要充分发挥好人民调解的重大作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人民调解工作还很薄弱,调解员队伍整体素质不高,人民法院应加强对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导,通过集中培训、个案指导等方式提高调解员化解矛盾、平息纠纷的能力,最大限度地从源头上减少诉讼案件的发生,以减轻法院的审判压力,同时也解决了老百姓打不起官司的问题。 ㈣提高涉诉信访处理能力,彻底消除因诉讼可能影响社会和谐的因素 涉诉信访是当事人表达诉求、意见、愿望的一种手段,属于公民的一项宪法性权利。由于受司法公正相对性、诉讼风险以及当事人对法律理解的偏差等因素的影响,即使法院裁判结果是公正的,也未必能完全化解所有当事人之间的矛盾,有的还会采取不断上访来继续发泄心中的怨气、偏见,甚至妄图推翻公正的判决,来获取更多的利益。当前,我国涉诉信访数量猛增,大约占到社会总信访量的50%,暴力上访事件也时有发生,涉诉信访工作越来越严竣。尤其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当事人法治观念淡薄,忽视司法的权威性,少数败诉当事人有“信官不信法”、“信访不信法”的心理,认为“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进而无理缠访缠诉不止。因此,做好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涉诉信访工作,对于维护司法权威,构建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涉诉信访的大量出现有其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其中,有社会的原因;制度、体制上的原因;当事人的原因;也有法院自身工作上的原因。来自法院的原因中,绝大多数又是基于对法院的诉讼程序、公正、效率、执行、审判作风等司法运作过程的不信任而引起。这就要求人民法院要把涉诉信访当作是倾听群众呼声、了解和改进自身存在问题的重要窗口,带着深厚的感情去做好信访工作。一方面,通过信访疏导当事人情绪,密切联系群众,为群众排忧解难;另一方面,从发现问题入手,通过改进审判作风,提高办案质量、效率,加大诉讼调解和执行力度等从源头上减少信访数量。在处理信访工作中,要树立“信访工作无小事”的观念,坚持“热情接待、耐心听访、细心疏导、公正处理、防止激化”的原则,对于申诉有理的,坚决依法纠正,申诉无理的,耐心宣传法律,做好思想工作,劝其服判息诉。要把司法为民、利民、便民贯穿到整个信访工作当中,多为信访人当事人着想,多倾听他们的心声,耐心疏导,为其解开思想上的疙瘩,避免信访升级或引发群体性事件,最大限度地把涉诉信访中影响社会和谐的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总之,构建和谐社会任重而道远。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法院要在构建和谐社会中有所作为,必须要把整个法院工作放到构建和谐社会这个大局中去定位和谋划,找准立足点、切入点和结合点,针对薄弱环节,不断加强自身建设,提高司法能力,增强调处各种社会矛盾的本领,通过充分有效的司法保障,确保和谐社会的实现。 注释: ①②:胡锦涛,《在中共中央举办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 2005年2月19日 [原文刊于<<法律适用>>2006年第三期] (作者为云南省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责任编辑:官晋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