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普法天地 > 案例评析
——对一起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评析
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作者:张培贵  发布时间:2004-05-09 15:26:29 打印 字号: | |
  旅行社在提供旅游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人伤亡能否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判赔?原、被告双方在庭审中进行了激烈的交锋,法院最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对一起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的评析

[案情]

原告:陈琢,女,34岁,汉族,中国冶金报社记者。

原告:甄子明,男,66岁,汉族,北京市海淀区玉泉路16号院341号5单元3号,退休工人。

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游行社。

被告:丽江云杉旅游开发总公司。

  2001年10月13日,原告陈琢及其丈夫甄伟民到丽江旅游,与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签定了10月14日“虎跳峡、长江第一湾一日游”协议。10月14日,当原告夫妇游完景点,在乘坐旅行团安排的丽江云杉旅游开发总公司的旅游车返回丽江途中,因驾驶员的全部责任,致使该车与对头车辆相撞,造成甄伟民死亡及原告陈琢等5人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陈琢在丽江、北京两地共住院治疗232天,用去医疗费(含护理费)31503.33元。经鉴定,陈琢为七级伤残。在交警组织调解时,原、被告双方因赔偿标准有分歧而调解未果。2002年6月24日,陈琢及甄子明先后向法院涕泣诉讼(含院合并审理),要求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判令被告赔偿各种损失355400.07元,被告则认为本案应按《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及相关标准赔偿。

  [审判]

  丽江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认为:原告陈琢及其丈夫甄伟民与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签定“一日游”协议,双方已建立了旅游消费合同关系。被告在提供旅游服务时,造成原告陈琢人身伤害及丈夫甄伟民死亡,已侵害了原告作为消费者的利益。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提出索赔应予支持。被告丽江绿血风光旅行社作为提供服务者,对造成损害应负全部责任。被告丽江云杉旅游开发总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因两被告间属另一法律关系,不属本案调整范围。原告请求赔偿墓地费、公诉费、通讯费、邮寄费及因诉讼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食宿费、通讯费等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考虑到本案原告系北京市居民,工资、生活标准比云南高的实际,其误工费一律按云南平均生活费的3倍计赔,死亡补偿等费用则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标准赔偿。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由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赔偿原告陈琢、甄子明丧葬费、死亡补偿费及家属参加处理交通事故的费用共计人民币89170.50元。

  2、由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赔偿原告陈琢医疗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残疾补偿金等人身伤害费用共计145901.97元,赔偿原告陈琢交通事故中物品损失1378元。

  以上费用合计人民币236450.47元,扣除由丽江云杉旅游总公司支付的医疗费9733.33元、陈琢借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的35050元以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用于甄伟民死亡后的支出5640元,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还应支付给原告陈琢、甄子明赔偿金186027.14元。

  3、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4、案件受理费7900元由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承担。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服判,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及时履行了赔偿金。

  [评析]

  本案是云南省首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判决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审理中主要涉及三个问题:

  1.应该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以下简称《交法》)还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本案引起损害赔偿的原因是旅游车司机全部责任导致的交通事故,但原告陈琢及丈夫甄伟民乘坐该车是基于与旅行社签定“一日游”协议之后,旅行社给安排的,原告夫妇并未与旅游车公司发生任何法律关系。根据《消法》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原告夫妇与被告旅行社签定的“一日游”协议,表明双方的旅游消费合同关系已成立,双方已形成了消费者与经营者的关系,由于旅行社安排的旅游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原告陈琢受伤致残,其夫甄伟民死亡,原告作为消费者一方,享有依《消法》赔偿,多了一项残疾赔偿金,赔偿标准也不受《交法》的限制,对原告更为有利。因此,法院最终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适用《消法》判决旅行社承担赔偿责任,充分保护了受害者游客作为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2.损害赔偿标准如何计算

  《消法》第41条、第42条规定了对消费者造成伤亡的损害赔偿项目,但赔偿金额的标准未作具体规定。为解决这一问题,实践中,某些省制定了实施《消法》的具体办法,对损害赔偿标准作了明确规定,而云南省尚未出台实施办法,没有可操作的具体标准,因此本案的赔偿数额只能参照其他法律、法规中的赔偿标准计算。然而,目前我国对因侵权造成人身损害赔偿的赔偿标准规定得比较完善的,仅有《交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触电赔偿解释》)两个,二者的赔偿项目均为11项,明显不同之处在于《触电赔偿解释》的死亡补偿费按当地平均生活费的20年补偿,而《交法》则按10年补偿。由于《消法》没有规定明确的赔偿标准,从有利于保护旅游消费者以及原告在本案中遭受的实际损失出发,法院最终采用《触电赔偿解释》判赔是比较合理的。本案还涉及一个问题,就是《消法》没有规定赔偿交通费和住宿费,而原告系北京市民,为处理交通事故实际上花费了几万元的交通费和住宿费,因此法院参照《触电赔偿解释》也支持了原告要求赔偿这两项费用的请求。

  3.第二被告丽江云杉旅游开发总公司在本案中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第一被告丽江绿雪风光旅行社(以下简称旅行社),租用第二被告丽江云杉旅游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旅游车公司)下属分公司的车,为其提供旅游客运服务。虽然旅游车司机全部责任引起的交通事故,是导致原告陈琢受伤及其丈夫甄伟民死亡的直接原因,但陈琢夫妇与旅游车公司并未建立消费者与经营者的关系。在本案中原告只能向与之签定“一日游”协议的旅行社索赔,而旅行社与旅游车公司在本案中不用承担赔偿责任,旅行社向原告赔偿后,可另行提起诉讼,向旅游车公司要求赔偿损失。

                      编写人:张培贵

                    (作者单位:丽江中院研究室)
责任编辑:张培贵